本面地址:
当前位置:首页»古典武侠»【幻月恩仇录】(11)作者:流泪的阿难陀
【幻月恩仇录】(11)作者:流泪的阿难陀
字数:4023


             第十一章淑兰浴穴

  婢女早已接到命令,她们刚刚在浴池中撒满新鲜的白残花花瓣,幻月圣后就踏进了淑兰居。

  淑兰居是幻月圣后的沐浴之所,也在最顶层,和幻春宫仅有一壁之隔,里面是偌大的一个浴池,池内碧波荡漾——这是时刻为她灌满的山泉水,都是婢女用柔弱的手臂一桶一桶地从谷底提上来的。要是逢着秋冬之季,则用厚厚的羊皮袋子提来热气腾腾的温泉水,一概不用柴火烧开。

  白残花本是山野所生,算不得名贵,但却香味馥郁,十丈开外都能闻到那芬芳的气味,在这个百花凋零的暮春时节是幻月圣后的最爱。

  幻月圣后先看看水面上漂浮着浮萍似的白色花瓣,又低头闻闻,香味袭人,脸上便露出了满意的笑容,一挥衣袖命令道:「你们都退下去吧!」

  二十多个婢女便离开池边鱼贯而出,最后一个小心翼翼地掩上门,生怕弄出一点声响惊怒了主人。

  精致的白残花有着金黄的嫩蕊,吸足了水分之后便将浓郁的香味释放出来,使得静谧冰凉的浴池无形中变得无比温馨起来。

  香气氤氲地笼罩着幻月圣后的身体,钻进她的鼻孔沁到心肺,使她禁不住有些意乱情迷,伸手到腰间轻轻一拨,透明的衣衫便如轻烟一般从圆润的肩头上滑落到脚踝上堆成一团,一时间玲珑浮凸的流畅线条毕露无遗。

  幻月圣后弯下腰来来,伸手轻轻拂开水面,微微荡起的涟漪便将花瓣推散开。恢复平静之后,便露出一圈镜子般光亮的水面,她便借着这方水波打量起自己的身体来。

  白玉般的身子没有一点瑕疵,浑如天成,肌肤娇嫩得吹弹可破,曼妙的曲线流畅至极,乳房丰满如两个硕大的雪梨,臀部丰满圆实,小腹平坦如砥,粉嫩修长的藕腿根部鼓起一个小山包,上面覆盖着茂盛的阴毛,毛色乌黑油亮,毛丛中央隐隐显出一道向下延伸的凹涡。

  幻月圣后知道,从凹涡往下的地方,藏着令世间男人心醉的仙人洞,她心里很清楚它的魅力。为了好好看看它,她将手指扒拉着耻毛低头去看,白茹茹的肉团中咧着个鲜红的沟口,沟口里挤着两小片粉红色的肉瓣儿,整个儿同她的嘴唇一样饱满鲜嫩。

  幻月圣后久久地望着水面下白玉雕塑似的完美胴体,感觉熟悉而又陌生。抬脚踏进浴池,又惊起一波波惊慌的失措的涟漪。她像一条白色的鱼儿缓缓地沉入温暖的水底,让纯洁花瓣淹没了迷人的胴体。被水濡湿了的白发如枯死的白草在脑后铺散开来,随着水波一起起伏不止。捧起一捧清亮芳香的泉水来,挺起婀娜的腰身向后仰着脸,柔指微张,让水从纤细柔软指缝间迎面浇下来,晶莹的水珠就像断了线的珍珠簌簌地落在秀美的脸蛋上,迟疑着滑过白皙的脸颊,淌过细长的颈项,调皮地游过完美的锁骨,流到白酥酥软鼓鼓的胸脯上,滚上鲜红如蟠桃尖的乳头,滴落在起伏不定的波面上不见了。

  凉幽幽的水波调皮地在幻月圣后鼓鼓的胸脯上抚摸着,,像一只宽大而温柔的手掌,弄得她的乳头痒酥酥的,这酥痒蔓延至全身,舒服得她轻轻地哼出声来——她甚至想大声地唱一首撩人的情歌,像一个少女那样尽情地为情人歌唱。
  浴池很宽,幻月圣后就那样仰面漂浮在水面上,柔软的双手在水下面像船桨那样悠然地划着,修长的秀腿时不时地卷曲起来在蹬一下,脊背枕在水面上,凉爽爽的水流漫过她的小腹,滑上她的乳峰,将一波又一波的奇痒在她的身体里散播,传达到她肢体当中的每一个细胞。

  来来回回游了好几圈,幻月圣后才在池边停了下来,把玲珑的脚踝翘出水面搭在浴池的边沿上,用手掌和起泛香的泉水在小腿上摩挲着。一想到隔壁躺着那个年轻俊美的男子,再过一会儿,她就要把同他在那张铺满天鹅毛的榻上行云布雨,心禁不住就「扑扑」地跳动起来:她要仔仔细细地将肉穴淘洗干净才配的上处男那根纯洁的肉棒啊!

  不知不觉地,她的手掌覆到了鼓胀的鼓胀奶子,想象着这是一双男人的手,有着温热的手心揉搓娇小的乳尖,使她感觉起来很是舒服。她试着使劲搓搓,那乳尖就越发痒起来,使她的愈发不满足,用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掬住糙糙的乳头拉扯。

  「噢……」幻月圣后战栗着低哼一声,乳头上的快感瞬间穿透了她的奶子,在全身「簌簌」地扩散开来。小小的奶头经常能带给她美妙的刺激,她开始无所顾忌地搓弄着奶头,让快感从奶头上源源不断地生发出来,像水波那样漾过她的身体,一波接着一波、连绵不断地侵袭她的神经。

  鼓胀的奶子在手掌下变了形状,被粗鲁地扯向两边,又从两边向中间挤弄来,她感觉得到它们在迅速地鼓胀,变得越来越有弹性,就连那颗小小的奶头也变得硬硬的糙着指尖。乳房在水膜的滋润下泛着美轮美奂的肉光,幻月圣后的脸颊上开始浮起红晕,烫乎乎的,呼吸也随之变得越来越急促。

  肉穴里酸酸胀胀的,像要小解出来。幻月圣后手伸到水下面去,在大腿内侧爱怜地摩挲着,不知不觉地滑到了大腿根在软软的毛从上梳理着,肉穴里痒开了花似的闹腾。

  手如张了眼睛一般,在一团柔软的「水草」中准确地摸到肉缝,索性翻开阴唇塞进指尖去,里面黏黏滑滑的一团糟,早流了好多淫水。手指挤开柔软的阴唇往下越陷越深,指头被温暖黏湿的肉片包围着来到肉穴深处,那里面的肉褶瞬间扑上来紧紧地缠住指骨,宛如一枚戒指扣在指头上,孤独的指尖便在一片稀热的沼泽中显得有些茫然无措。

  「啊啊……」她喘息着,乜斜着眼瞅瞅胸前的奶子,它们依然鼓满着,浅浅的乳晕在光下泛着油油的光泽,肿胀的奶头像新鲜的草莓尖在乳房的顶端翘然而立。

  幻月圣后又试着将手指往里面伸,肉壁被指甲刮擦着,一阵尖锐的疼痛,她不由得「嘘」了一声紧紧地皱起了眉头,一边赶紧将手指往外抽——不过——手指在退回来的途中,指腹触蹭到了阴唇上沿的结合处碰到一小团软软的肉丁,浑身止不住就激烈地战栗了一下。

  她当然知道那团肉瘤是有什幺妙用,伸出两根指头来撑开肥厚的阴唇,犹犹豫豫地将指尖在上面按了按,一股酥麻奇痒的快感从登时传遍全身,「噢……」她战栗着哼叫起来,真是太舒服了——这是个神奇按钮!快乐就是从里面生长出来的!

  幻月圣后想要更多的快感,就把指尖贴在肉丁上挨揉起来。那神奇的肉丁一受到刺激,整张肉穴也跟着在一阵阵地抽缩,将全身的感觉都聚集到洞穴的四壁上来。她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急速地涌动着,身子便软软地向后仰去,手指也加快速度揉动不已。很快,那枚肉丁慢慢的充血胀大,一直大到有指头那幺大那幺高,这枚指头大小的突起物让她感到无比的羞怯而又无比的舒服。

  肉穴里的爱液开始如春潮似的泛滥出来,从湿漉漉的沟缝里汩汩往外流淌,流了一旮旯黏黏滑滑的水儿。她用指尖蘸蘸着满溢出来的淫水涂抹在硬突突的阴蒂上,手指加快速度加大力度,近乎疯狂地按摩肿胀的肉丁,臀部前后微微耸动着,一挺一挺地迎凑不已。

  「唔……唔唔……唔……」幻月圣后咬着嘴唇低声呻吟着,脑袋拖着一头白发摇来摆去。

  熟悉的尿意一直潜伏在她的身体里不曾离开过,渐渐地越来越强烈了。她紧紧地夹紧双腿,一下一下地颤抖着,快感从肉丁一波波地扩散,通过温暖的肉穴在火热的身体里四下乱窜。

  「啊啊啊……!」幻月圣后浪声浪气地叫唤着——快感让她欲仙欲死,阴蒂肿胀到了极点,尿意也聚集到了顶点,有一股强劲的气流催动着什幺东西就要在肉穴里面爆炸开来。她的脚尖绷得直直的,四肢着了魔似的抽搐起来。

  幻月圣后大声地叫唤开来,指尖继续转着圈儿摩擦火热的肉丁,突然见一个激灵,仿佛像是有一颗蓄谋已久的爆竹在身体深处爆炸开来,她的大腿本能地合拢来紧紧地夹住了她的手——高潮就像是海潮般如期而至,一波接着一波地朝她扑过来,前一波的势头正在减缓,她还来不及呼吸一下,后一波及时赶上又迎头砸了下来。

  肉穴里「咕嘟嘟」地闹腾着,尽情地宣泄着……幻月圣后紧绷的身子渐渐松懈下来。自摸的感觉是这样透爽!她就像在睡梦里一样,如释重负般地深深叹了口气,用发粘的手掌揉揉胯间,湿透了的阴毛凌乱地贴伏在阴阜上,凉飕飕的。
  浑身的力气就像被抽干了一般。自己身体里还埋藏着如此强烈的欲望,连幻月圣后都感到十分吃惊。

  「隔壁那小子还是童男之身,断断不知女人的妙处。」幻月圣后昏昏沉沉地靠在浴池边上,低低地喘息着,良久才平复下来。又花了相当长的时间,幻月圣后将肉穴的淫液逃洗干净,坐在池边仔仔细细地擦拭身子。

  沐浴后的幻月圣母仿佛脱胎换骨一般,整个儿容光焕发。她擦拭得很细致,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,就像在完成一种神圣的仪式,一边擦还一边转头去看自己的屁股,似乎担心无情的岁月使它改变了模样。她是那幺的专注,使整个擦拭过程变得有些漫长,特别是擦到胯里的时候,她用雪白的毛巾捂着那隆起的肉丘揉了又揉,直到阴毛蓬蓬地松散起来。

  擦净身子后,她并没有立即穿上衣衫,而是盈盈地走至装在墙里的一人高的大铜镜前面,静静地站立着看着镜子里的胴体,除了头发,那胴体是那样的白璧无瑕,一点也不输给年轻的少女!幻月圣后的嘴角不知不觉泛起一丝笑意,俯身拾起蝉翼般的衣衫披在身上,开始在镜子前翩翩起舞,衣衫如烟如雾随风飘起又落下,犹如一只美丽白蝴蝶扇动着轻盈的翅膀。

  雪白玲珑的脚掌踩在冰凉的花岗石上,以一只脚尖为转轴一圈又一圈地转着,圆滚滚的肉臀,高凸凸的阴阜,白生生的大腿……所有长在她身上的美好的东西,都在轻衫下时隐时现,白花花的乳房在胸脯上欢快而有节奏地抖动着。

  幻月圣后双眸微闭,眉毛弯弯,一圈一又一圈……她似乎在享受旋转带来的眩晕,亦或是在做梦,梦见了小时候的那些美好的过往。

  在她那完美的右脚踝上,戴上一串东海来的血红色的珊瑚串珠。在她那雪白的胸脯上方,挂上一颗波斯出产蓝宝石吊坠……就像是一位高贵的皇后。她的脸、她的嘴、她的鼻子、乃至她的全身上下所有的一切,都生动地漾溢着女人的光彩和气息。

  「是个童男也没关系!」停下来的时候,幻月圣后心想。她会像一个慈祥的母亲关怀自己的孩子那样关怀他,呵护着他,使他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人!只要是真正的男人,就不能不拜倒在她的胯下,沦为胯下之奴,就像飞蛾扑火一样扑向她的怀抱。无论她要什幺,哪怕是要他的命,男人都会毫不犹豫地、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他,更何况她不要男人的命!

               【待续】

[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 编辑 ]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,否则后果自负!
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本页二维码使用微信及QQ扫一扫功能无效
本页二维码(来扫我呀)